人間一日 編劇三集 《新世界》漫步式追劇誰買賬?
2020年02月21日 10:27  來源:新民晚報  宋體

  人間一日 編劇三集

  《新世界》漫步式追劇誰買賬?

  終于,70集的電視劇《新世界》今晚迎來大結局。從收視效果上來看,這部劇在戰“疫”時期播出,收視排名29天居省級衛視同時段第一,給了大家安心宅在家里追劇的理由。盡管制作精良,亮點頗多,不可忽視的是,網絡評分的下滑,尤其不少觀眾抱怨和調侃劇情的節奏——用70集講完了22天的故事。可謂,人間一日,編劇三集。

  這22天的故事,發生在1949年。描寫了北平和平解放前夜,無論是老百姓還是監獄長、國民黨小官、小警察等各色人物的不安、惶恐和心思、動機,可以說是一幅北平黎明前的百態圖景。具體而言,《新世界》圍繞著“插香”結義的三兄弟展開,其重要的歷史背景,則是中共密派和談人員與守城的傅作義將軍見面,會談和平解放北平。但是該劇并沒有完全正面描寫“秘密會談”這一重大事件,而是細致地講述三兄弟及其周圍人物在“圍城”的22天里所發生的一系列“平民事件”。

  從平民的視角出發,這是這部劇的優點,也是近期影視創作的主流。三兄弟中,徐天一個小警察,視生命最珍貴。當徐天遇到共產黨員田丹時,他視生命為至高無上的價值觀,一下就接受了田丹代表的共產黨為人民大眾的思想,他毫不掩飾地喊出:田丹替咱北平人跟國民黨講理來了。他明白共產黨盡所有力量和智慧是為了實現和平解放北平老百姓免遭涂炭,徐天這一小人物在劇中成為北平城老百姓渴望新世界的象征。關于“新世界”的描述,也帶著生活的溫度。主人公田丹在與父親田懷中坐著火車共赴北平時,她問父親:“爸爸,新世界是什么樣啊?”父親說,“新世界擁抱我們的時候,會有些陌生,但它一定是溫暖的、可靠的,就像一臺充滿活力的機器。我們需要奔跑,才能跟上它的節奏。”

  接下來要說“但是”了!拋開劇中人物、懸念的設定這些細節不談,觀眾最主要抱怨的是劇情的節奏,有觀眾甚至表示,看過頭兩集,再看第38集,劇情完全也能接得上。畢竟,用70集的篇幅,講述22天的事情,這就形成了劇中時間軸和劇外真實時間的錯位,觀眾或許已經看了一個月的劇,但劇中的時間其實還不到7天。

  片中,集編導于一身的徐兵用了大量的鏡頭來拍攝天空、草叢,并在第1集一開始,就用了一個長鏡頭,畫面精美,如長卷一般,將北平的風土人情緩緩展開,只是這種詩意般的空鏡頭多了,劇情幾天下來都原地踏步,難免會讓觀眾哈欠連天。再加上劇中“小紅襖”的身份作為懸念從頭貫穿到底,觀眾便更加郁悶急躁。

  “這個戲和大部分觀眾在這10年接觸的戲的形式、節奏都不一樣。”不久前,徐兵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他希望通過這部劇改變一些,“如今觀眾看戲,總是習慣于前三集就知道劇情。知道劇情了之后,他看什么呢?”也許,在這個習慣了快節奏的時代里,漫步式的追劇體驗,是徐兵想帶給我們的《新世界》,但觀眾是否買賬? 本報記者 吳翔

編輯:王曉東
产业基金配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