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宅著他們跑著!海口城市逆行者讓生活堅強運轉
2020年02月23日 10:40  來源:南國都市報  宋體

  病毒逼停了城市的喧囂,卻沒有打亂生活的腳步。在過去的這一個月,當我們無法正常出門,商場停業店鋪關閉,我們的身邊有一群城市“逆行者”,在用自己的付出讓城市的街道依然潔凈,讓我們能夠吃上新鮮的蔬菜,讓我們網購的商品能夠及時送達。他們的工作只是城市生活中最平凡普通的一環,卻沒有讓特殊的時期“掉鏈子”,他們用堅守保障了城市生活的持續運轉。

  南國都市報記者 王子遙 王小暢/文 劉孫謀/圖

  菜農盧貴陽:

  打“飛的”回海口

  供應“救急菜”

盧貴陽
盧貴陽

  零點,在城市酣睡之際,年過五旬的老盧,已經頭頂白色的照明燈,在菜地里忙碌了快3個鐘頭了,大顆的汗珠不斷地從他的額頭滑下。他采摘的蔬菜將在幾個小時后,通過農貿市場的攤販,出現在海口人的餐桌。

  老盧全名叫盧貴陽,雖然名為“貴陽”,但他卻是地地道道的廣西南寧人,皮膚黝黑,一米七不到的個子,身形卻格外壯實。2015年,老盧與愛人一同來到海口,在永莊村物色了近5畝地,開始靠種菜為生。由于踏實肯干,如今他已經是附近菜地的“帶頭人”。

  受疫情影響,導致海口蔬菜的供應情況及價格出現波動。情況緊急。大年初二,海口加旺葉菜聯盟的負責人潘磊便開始主動聯系離瓊返鄉菜農回島生產,頭一個想起的便是老盧。“其他菜農選擇乘車到海安,再轉輪渡過海回島。我等不及啊,直接訂了兩張南寧飛海口的機票,從老家飛回海口。”打“飛的回”海口,老盧花了近1500元,可他覺得值。

  “只有填飽了肚子,才有力氣戰勝疫情嘛。”老盧放下手中的菜,直了直腰板,用頭頂的照明燈掠過田壟,咧嘴笑了。

  超市店長王玲慧:

  凌晨6點多

  超市忙備蔬菜

王玲慧(中)
王玲慧(中)

  一陣鬧鐘將王玲慧驚醒,時間是凌晨5點40分。作為一家有著近百員工的連鎖超市的店長,在疫情期間,王玲慧的肩膀上有著特殊的責任。

  時間來到6點半,超市進貨區里一陣忙碌喧鬧的景象。工人們忙著搬卸大白菜和白蘿卜。“再加快些速度。”幾乎淹沒在堆得如小山的蔬菜貨箱旁,王玲慧有些著急了。在場的每個人心里都清楚,在疫情期間,超市里蔬菜等各項物資的充足意味著什么。

  王玲慧希望顧客一進超市就能看見新鮮的蔬菜,還要擺得整整齊齊的。“這不僅是超市的形象,傳遞的更是防疫的信心。”王玲慧說:“所有的東西都不能亂。”8點半,超市開門了。人們戴著口罩走進了超市,和任何一個普通的早晨一樣,開始挑選蔬菜……看著這一幕,王玲慧心里覺得格外踏實。

  中午11點,結束了忙碌的工作,王玲慧回到了辦公室,打通了老公的微信視頻。視頻那頭,是正在老家院子蕩著秋千的孩子。看著蹦蹦跳跳的孩子,一個月沒能回家陪伴孩子的王玲慧有說不出的辛酸和愧疚。

  投遞員陸建新:

  最忙那天連送18小時包裹

 陸建新(左)
陸建新(左)

  清早,經過近兩個小時緊張的卸貨、分揀、裝車,陸建新的準備工作基本就緒,他從倉庫里取出一瓶消毒液,放進電動車的收納糟,發動車子出發。

  陸建新是海南郵政金盤攬投站的投遞員,從大年三十至今沒有休息過一天。“在防控開始嚴管的頭一個星期,有一天寄送的防疫物資特別多,收件人又特別著急收件,有些還打電話催促。”那天陸建新從早上6點一直工作到深夜12點,沒有吃晚飯,只泡了一碗方便面充饑。回到家,陸建新感覺腳都不是自己的了,因為站的時間太長腳已經麻了。“把包裹送到最后一個收件人的時候,我真想當場就睡過去,那天太累了,干了十七八個小時”。

  因為工作太忙,陸建新陪伴小孩的時間很少,因此被孩子“投訴”不關心他們。“既然選擇了這個職業,就必須得做好。”陸建新沒有后悔自己的選擇。

  “這段時間大家都比較累,希望大家能夠堅持住,堅持到疫情結束。”陸建新給自己和同事們打氣。

  公交車司機王光政:

  乘客再少我們也不能停下來

王光政
王光政

  走到公交車旁,4路公交車司機王光政打開車門上了車。“車子每跑完一趟都要消毒一次。”王光政說,現在路上的車很少,以前跑一趟要2個多小時,現在一趟只需1小時10多分鐘。

  公交車出發抵達第二站興力國際大廈時,一名戴著口罩的男乘客上車,用手機付了車費后,徑直走到車后就座。“我覺得做好必要的防護,乘公交出行是安全的。”男乘客說,他早上走路去文華市場買菜,不開車是為了鍛煉一下,買菜完再搭公交車回家。

  車子一路行駛,經過國貿路、金龍路、解放西路……這些原來熱鬧的街道如今幾乎都“暫停”下來了,沿途的乘客稀少,直至抵達瓊山區后,才陸續有個別乘客上車。一個上午下來,王光政似乎有些失落,“今天沒什么乘客,也就10多人。”可王光政知道,公交車不能停,“要是我們都停了,市民出行就更麻煩了。”

  “現在想想,我還是喜歡堵車呢,喜歡看繁忙的海口,人山人海的海口。”說完,王光政又笑了。

編輯:葉霖嘉
产业基金配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