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新世界》 采擷大時代的一朵浪花
2020年03月12日 16:19  來源:人民日報  宋體

  電視劇《新世界》

  采擷大時代的一朵浪花(作品品鑒)

  22天,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足夠做什么?導演兼編劇徐兵告訴我們,22天,足夠破解一起連環案,足夠敘述一段三兄弟間的悲歡離合,更足夠生動呈現一個新世界即將誕生的時刻。比起不少電視劇時間跨度動輒數月數年,甚至仙俠劇的“上天入地”“百世千劫”,徐兵反其道行之,將整部劇作框定在較短的一段時間。他要做的,是采擷時代洪流下平凡而不容忽視的一朵浪花,再用藝術之筆極盡細膩地描畫勾勒,使之成為觀眾腦海中揮之不去的“驚鴻”。

  《新世界》著眼北平解放之前的坎坷與斗爭,以“小紅襖”連環案為引,從一個小角度“管中窺豹”,帶領觀眾進入1949年新中國成立前夕暗流涌動的北平城。

  故事以小警察徐天破案為線索展開,22天中糾葛不斷的是情、義、理的掂量與斟酌。徐兵讓豐富的細節與橋段填充每個角色,使他們在一顰一笑間栩栩如生,進而塑造每個人物的多面性格。也是在“情、義、理”的不同側重與選擇中,主角三兄弟最終各有歸途,從一個側面浮現明暗交織間北平城的蕓蕓眾生。徐兵循循善誘,以跌宕起伏的情節、扣人心弦的手法,帶領觀眾進入一個嶄新世界。場景在胡同、街道、房屋中自如切換,觀眾隨角色的腳步沉浸其間,與故事里的人物共同破解疑難、尋找希望。巧妙運用可觸可感的場景元素,并以恰如其分的配樂烘托渲染,這些手法的運用,讓觀眾身臨其境,關注人物的選擇、命運的走向。

  人物是電視劇的靈魂。演員們的出色演繹,是這部作品能受大眾青睞的重要原因。可以看出,劇中演員都在角色的揣摩上下了很大功夫。《潛伏》中隱忍沉著的余則成轉身成了審時度勢的金海;《麻雀》中胸有城府的畢忠良搖身變為尋官圖財的鐵林;《紅海行動》中鐵血剛毅的李懂則成了執著追尋真相的徐天……一條時代主線下,幾個人物的支線自如穿插其中,各具一格、鮮活靈動。對比當年備受觀眾喜愛的電視劇《偽裝者》中的明家三兄弟,《新世界》中的三兄弟并無專長,不夠英勇也遠稱不上精明,但是小人物性格的缺陷,反而更生動地呈現了當時北平中各色人等的真實狀態,甚至是人生的多重面相。

  《新世界》對地下工作者的形象塑造也是可圈可點。田丹柔中帶剛、冷靜睿智,以田丹等人為代表的共產黨人可敬、可親、可感。《新世界》不是簡單直接地表達對信仰的忠貞和革命的堅韌,而是以烘云托月的手法,巧妙利用小人物間的糾葛,立于平凡人的位置感受革命的溫熱,令角色的選擇與思想上的轉變環環相扣、順理成章。

  從某種意義上講,《新世界》是一次時間維度上的創新,打破了常規的“時間線”設定;《新世界》也是人物形象上的創新,摒棄了人物塑造的固有范式。它所創造的這個嶄新的藝術世界,值得我們進一步追尋下去。

  陳 杳

編輯:王曉東
产业基金配资要求